2011蝙蝠報導 Bats in 2011


猜猜我是誰?蝙蝠寶寶惹人疼愛

2011年11月14日00:23 蘋果即時

http://tw.nextmedia.com/rnews/article/SecID/103/art_id/91838/IssueID/20111114/page/1

Feeding Skye.wmv 義工示範餵食小蝙蝠乳品


看得出來照片裡的小可愛是什麼嗎?它們全都是蝙蝠,而且是失去雙親的蝙蝠寶寶。

澳洲墨爾本的「維多利亞野生動物組織」(Wildlife Victoria)以專門照顧失去雙親的蝙蝠寶寶聞名,民眾撿到小蝙蝠、或是發現有大隻的蝙蝠被電線電死,都會通知組織內的義工,讓他們把這些需要照顧的蝙蝠寶寶帶回去,提供一個棲身之所。這個組織經驗豐富,甚至有專為不同生長期的蝙蝠調配的處方奶粉。發展部經理亞曼多(Amy Amato)說:「這些小可愛還是要一群一群的集體照顧,它們很怕孤獨」。

當蝙蝠寶寶長大到可以獨立生活,組織會再慢慢讓它們習慣原本的棲地,再進行野放。

義工將蝙蝠寶寶一隻一隻包好保暖。翻攝網路
神經行為 洩漏腦祕密
蝙蝠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洞裡,為何能精準捕食獵物?生物多元的行為展現,表面看似自然而然,其實行為背後,都存在著「神經行為學」的真實反應。
 
中央研究院細胞與個體生物研究所研究員嚴宏洋。 記者徐兆玄/攝影
可愛的灰雁孵化後,為何會追隨、順從照顧者?蝙蝠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洞裡,為何能精準捕食獵物?生物多元的行為展現,表面看似自然而然,其實行為背後,都存在著「神經行為學」的真實反應。

由國家科學委員會主辦,台灣大學物理學系暨天文物理研究所承辦,中央研究院神經科學研究計畫、聯合報、NEWS 98、科學發展月刊、科學人雜誌、Discovery頻道協辦的「2011展望秋季系列演講」,上周五第3場講座,由中研院細胞與個體生物研究所研究員嚴宏洋主講「為何鴨子會跟著勞倫斯走─神經行為學:腦功能的觀景窗」。

生物複雜又精密的腦部運作,一直是科學家很感興趣的研究主題;即使今天發展了許多精密儀器,協助人們得以偵測各種腦部功能,但我們還是無法解開生物腦部運作這項複雜謎團。為了突破這項困境,嚴宏洋表示,科學家開始注意,其實可以透過動物的部分行為表現,就像「觀景窗」一般,間接推測腦部可能具有的功能。

銘印作用 腦海第一印象

嚴宏洋在國科會展望秋季系列演講以「神經行為學:腦功能的觀景窗」為題發表專題演講。 記者徐兆玄/攝影
說到研究動物行為反應,就不能不提到有「動物行為學之父」之稱的奧地利動物學家勞倫斯(Konrad Lorenz)發展出著名的「銘印作用」(Imprinting)。嚴宏洋表示,身為1973年諾貝爾獎得主之一的勞倫斯,曾留下一張讓世人印象深刻的一張照片,畫面顯示一群小灰雁,把他當成母親,成群緊跟在他的身後走,這就是鳥類「銘印作用」的神經行為學研究最佳寫照。

嚴宏洋指出,所謂「銘印作用」,主要用以說明動物在出生後,第一次看到、聽到或接收到的學習內容,會將其深刻留在腦海中,導致日後模仿,或對聲音、形象的認知與行為,都會以「第一印象」作為模範,而這樣的反應,與生物腦部掌管視覺的結構與功能,有著緊密關係。

蚯蚓形狀 影響蟾蜍覓食

與視覺相關的神經行為反應,嚴宏洋表示,從「蟾蜍覓食蚯蚓」的動作反應,也可窺知一二。他提到,從蟾蜍的行為實驗發現,若把蚯蚓放成「橫條狀」,再使其平行移動,可吸引蟾蜍快速獵食;但若將同樣測試方式,改把蚯蚓放成「直條狀」,可發現蟾蜍因腦部對視覺的神經行為認知不同,反倒不會吸引獵食。

蝙蝠獵食 藉超音波定位

動物靠著視覺、聽覺等感覺器官,接收外界刺激,但其行為反應產生,「大腦」是關鍵主導者。類似的刺激反應模式,從蝙蝠利用「超音波定位」獵食也可看見。

嚴宏洋指出,習慣棲息於漆黑山洞的蝙蝠,如何在弱光,甚至無光的環境獲得食物?科學家發現,蝙蝠會利用喉部肌肉收縮,藉以製造超音波,再經由回波訊號,藉以偵測獵物的方向與位置。

嚴宏洋解釋,蝙蝠的超音波回聲定位非常準確,不但能偵測如蛾等昆蟲的所在位置,還可測得移動方向,藉以達成捕獵目標。實驗發現,通常蝙蝠在還未靠近獵物時,發出音頻較慢,接近獵物時,音頻會加快,以隨時掌握獵物目標,直到捕獲或獵物逃逸為止。

反制捕食 蛾發高頻音波

但等著被捕食的蛾,也不是省油的燈。嚴宏洋指出,蛾為了反制蝙蝠捕食,也會發出高頻音波干擾,以便在蝙蝠靠近前趕快躲開,避免成為蝙蝠的食物,兩者間的生存競賽,就在這樣由大腦主導的神經行為與反應中,展開一場場的物競天擇比賽。

貓頭鷹 靠聽覺空間定位

同樣也屬夜行動物的貓頭鷹,也會靠聽覺進行空間定位。嚴宏洋表示,貓頭鷹頭部兩側的耳孔,左右分布與形狀不對稱;右耳向上打開,左耳朝向下方,雖然聽覺構造特別,但牠們可藉由比較兩耳接收音量的大小及時間差,精準地在黑暗中,定位音源位置。且實際解剖貓頭鷹頭部可發現,腦內有兩套判別空間定位的生理構造。

嚴宏洋提到,不同動物在演化過程,諸多看似平凡或特殊的神經行為反應,背後都受到大腦結構與功能的操控。研究腦部運作也許複雜,但透過解構行為表現,窺探大腦奧妙,及這些行為、反應在演化上所代表的意義,繞個彎觀察,也許生物學帶來的驚喜,就在其中。


蝙蝠肌肉超給力 收縮快過子彈 2011/09/30 13:49:36
http://www2.cna.com.tw/ShowNews/Detail.aspx?pNewsID=201109300122&pType0=aIT&pTypeSel=0


(中央社台北30日電)美國「科學雜誌」(Science) 最新1期刊登研究指出,蝙蝠擁有哺乳類中已知速度最 快的肌肉,每秒可收縮高達200次。

研究團隊在蝙蝠喉頭找到用於回聲定位的超高速肌 肉,讓蝙蝠能在夜間辨認、找到獵物。

科學雜誌統整擁有罕見超高速肌肉的動物清單。鳴 禽發聲器官的肌肉可能是世界第一快;哺乳類的蝙蝠則 和毒棘豹蟾魚(oyster toadfish)並列第2,後者用氣 囊發聲求偶。響尾蛇尾巴的肌肉也入榜。

研究主要作者、南丹麥大學(University of Southern Denmark)助理教授艾勒曼斯(Coen Elemans )解釋:「超高速肌肉用力度交換速度。」「這類肌肉 只能移動非常輕薄小巧的骨頭或組織。交換的結果就是 超高速肌肉不可能用來位移,它們力氣根本不夠。」

艾勒曼斯和他的團隊懷疑其他物種也有超高速肌肉 ,例如小型鼩鼱就有無影手指招式。甚至人類也可能有 這種肌肉。

他說:「可能性較高的有脊椎動物眼球的肌肉。我 們還不知道這是否和蝙蝠喉頭的肌肉同類型。」(譯者 :中央社楊盈)1000930

http://www2.cna.com.tw/ShowNews/Detail.aspx?pNewsID=201109300122&pType0=aIT&pTypeSel=0

揭秘蝙蝠為何怕雨:淋濕後飛行需要更多能量
2011年05月08日 13:24:30  來源: 中華網論壇

科學家認為,就像大多數潮濕的哺乳動物那樣,潮濕的蝙蝠會很冷,因此它們不得不努力保持體溫。並且隨著雨水弄亂它們的皮毛、打濕它們的翅膀,渾身濕透的蝙蝠可能也無法運用空氣動力。

蝙蝠是唯一一類演化出真正有飛翔能力的哺乳動物,現生物種類共有19科185屬962種,除極地和大洋中的一些島嶼外,分布遍于全世界。它們中的多數還具有敏銳的聽覺定向(或回聲定位)係統。狐蝠和果蝠完全食素。大多數蝙蝠以昆蟲為食。因為蝙蝠捕食大量昆蟲,故在昆蟲繁殖的平衡中起重要作用,甚至可能有助于控制害蟲。某些蝙蝠亦食果實、花粉、花蜜;熱帶美洲的吸血蝙蝠以哺乳動物及大型鳥類的血液為食。這些蝙蝠有時會傳播狂犬病。蝙蝠呈世界性分布。在熱帶地區,蝙蝠的數量極為豐富,它們會在人們的房屋和公共建築物內集成大群。

蝙蝠的體型大小差異極大。最大的狐蝠翼展達1.5米,而基蒂氏豬鼻蝙蝠的翼展僅有15厘米。蝙蝠的顏色、皮毛質地及臉相也千差萬別。蝙蝠的翼是進化過程中由前肢演化而來。除拇指外,前肢各指極度伸長,有一片飛膜從前臂、上臂向下與體側相連直至下肢的踝部。拇指末端有爪。


哪些蝙蝠會害怕在雨中或是水中?蝙蝠一旦遇到暴雨,它們便會找地方躲起來這是為什麼?

《生物學快報》網絡版上刊登的一項新的研究給出了一個答案:當蝙蝠的皮毛和翅膀被打濕後,它們不得不更加賣力地飛行。在哥斯達黎加進行的一連串試驗中,科學家對在一個八角形大籠子中飛行的索維爾短尾果幅(如上圖)進行了研究。

有時他們會用自來水把蝙蝠弄濕;有時蝙蝠會被雨水打濕。研究小組發現,與外表幹燥時相比,蝙蝠被打濕後使用的能量是前者的兩倍。在雨中飛行並沒有什麼區別,這排除了因雨點擊打翅膀,或水的實際重量而產生的一些力學問題。
找黃金蝙蝠 今年未見到  自由時報2011/03/23

原文網址:http://www.libertytimes.com.tw/2011/new/mar/23/today-center7.htm

黃金蝙蝠族群不到一世紀,已消失九成四。.(記者陳燦坤翻攝)

〔記者陳燦坤/北港報導〕下一個世紀,台灣特有種黃金蝙蝠可能消失,台灣永續聯盟長期觀察,發現蝠群數量這幾年正以驚人速度下滑,從過去口述調查到現在整個族群已減少九成四,照例三月初是蝠群回北港老家時節,迄今卻不見蹤影,聯盟憂心是新的警訊產生。

黃金蝙蝠是台灣少數生長在樹上的蝙蝠,受到農藥污染等不利因素影響,數量正逐年遞減中,台灣永續聯盟為搶救這群瀕臨絕種的本土特有動物,每年三月起即在北港、水林等林地進行數量調查,結果到現在還找不到黃金蝙蝠。

聯盟秘書長張恒嘉表示,黃金蝙蝠對環境棲地忠貞度極高,保育義工三月初便可以在特定林地找到回來的先頭部隊,有時在二月底就能夠發現,但現在過了三月中旬還未歸來,這個現象極不尋常。

張恒嘉指出,黃金蝙蝠族群調查可追溯到民國三十年代,以水林一處蝠群常聚集的民宅為例,屋主長輩當年在樑柱看到的蝙蝠保守估計約上千隻,聯盟九年前著手調查最顛峰僅二百餘隻,去年則剩下五十九隻左右,以此推斷蝠群至少消失九成四。

張恒嘉表示,蝠群數量萎縮危機未僅止於此,黃金蝠蝙每胎所產幼蝠極少,且大多數時間懷孕母蝠只佔五、六成,所以族群規模無法透過繁殖擴張,最糟結果是在台灣生態圈消失。

享用蝙蝠糞便的食肉植物2011 三月 7日 18:12

資料來源: PanSci http://pansci.tw/archives/1534

圖片引用自Science Now

一個不打獵的捕食者很難存活。所以當生物學家在婆羅洲發現這種不太擅長抓蟲的捕蟲植物時,感到非常的困惑:它們到底吃什麼過活?一項新的研究指出,或許是蝙蝠大便。這種謎樣的植物,給小蝙蝠打造了一個溫暖的窩;而蝙蝠將大便排在東道主的消化液裡頭。

1980年代,生態學家Jonathan Moran當他還是博士生時,首次發現了萊佛士豬籠草(Nepenthes rafflesiana)有些古怪之處。大多這類的植物,都有幾公分深的葉杯,裡面裝有能發出吸引飛蟲氣味的液體,杯緣有紫外光花紋裝飾。當昆蟲被騙進葉杯,溺死在消化液的底部,植物就吸收其中的氮,以補充生長地貧瘠土壤中缺乏的營養。然而,Moran注意到N. rafflesiana elongata這種植物並不擅長捕蟲。它的葉杯長而窄,也缺少香味及鮮豔的斑紋。相較之下,補到的蟲子遠少於其他大多的豬籠草。

大約二十年前,文萊大學的生態學家Ulmar Grafe,在悶熱的泥碳森林裡,搜尋棲息在水杯植物(指有構造可以盛水的植物)中的蝌蚪時,他和他的學生,發現有蝙蝠捲窩在N. r. elongata的葉杯裡。研究人員只把這件事視為偶然,直到幾個月之前,當Grafe讀到Moran早期研究古老豬籠草時。「一切突然明白了」Grafe回想起來,「我說『就是這個!蝙蝠跑到葉杯裡作了些什麼』」。

七個禮拜,每天巡視葉杯,Grafe和他的團隊,發現223株N. r. elongata植物中,超過四分之一會有蝙蝠棲息。而這些蝙蝠全都是哈德威克毛蝙蝠(Kerivoula hardwickii)。這種小於四公分的哺乳類,對於自己的棲身之所非常的挑剔。為了追蹤牠們休眠的位置,研究團隊在17隻蝙蝠背上,黏上一個比迴紋針還輕的無線電發報器。幾天之後,發現蝙蝠只在N. r. elongata的葉杯中休眠。此外,母蝙蝠甚至會和自己的小孩擠在同一個葉杯裡。

N. r. elongata被研究得很徹底,尤其是和蝙蝠的關係。這種植物有個「房間」可供一至兩隻蝙蝠棲息在消化液上方;而葉杯的聯外的通道很窄,所以蝙蝠可以自己擠進去,而不用很費力攀附在黏滑的表面。雖然蝙蝠休眠時,有頭朝下的習慣,他們或許也有大多蝙蝠上廁所時,轉身的習慣。

這種經營旅館的植物也活得很好。藉由少量同位素追蹤,葉杯有比其他葉片多過13%的必須營養氮源。事實上,這種植物有三分之一的氮來自蝙蝠糞便。

哈佛大學研究食蟲植物的生態學家Aaron Ellison說「這真是個很酷的自然史故事」。但他認為假如只有追蹤來自葉杯的蝙蝠,會忽略掉其他可能利用其他棲所的蝙蝠,而高估了葉杯的重要性。

然而,現在已經是加拿大皇家大學教授的Moran認為,這個謎團已經解決了。就在去年,他和他的同事,描述了一些豬籠草會利用樹鼩鼱的糞便作為氮源,同時,他也在猜想,是否蝙蝠也如此。事實上,捕蟲植物並非全然如生物學家過去所認為的食蟲。120種Nepenthes豬籠草被徹底的研究後,Moran預期,會有更多令我們驚嘆的發現。

資料來源:ScienceNow: Carnivorous Plant Feasts on Bat Dung [25 January 2011]

22000蝙蝠威脅樹種 澳法院下「逐客令」(2011/02/21 22:11)

原文網址: http://www.nownews.com/2011/02/21/334-2690833.htm#ixzz1HCdcFtnf

為了保護珍稀樹種,澳洲雪梨一家法院近日下達驅逐令,允許工作人員使用工業噪聲,將大約22000隻蝙蝠從雪梨市中心的植物園中驅逐出去。

據國際線上報導,被驅逐的蝙蝠是澳洲體型最大的蝙蝠——灰頭狐蝠。根據當地法院的驅逐令,工作人員將在位於雪梨中心的皇家植物園,驅逐將近22000隻灰頭狐蝠。原因在於該類蝙蝠的數量越來越多,已經威脅到該植物園內數百棵珍稀樹種。

對此,社會各界意見不一。動物保護協會稱,這類蝙蝠被澳洲政府列為「易受傷害物種」,它們長期棲息在植物園中,倘若將它們驅逐出去,可能將被迫在城市中流浪。而公園管理員稱,這些蝙蝠在公園中生活了約20年,破壞了幾十種樹木,現存的幾百種珍惜樹木也瀕臨險境,他們沒有可以浪費的時間。


Comments